◎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综述 >> 新闻综合

上海文艺院团西行播撒艺术种子

来源:解放日报 更新时间:2017/11/9 10:08:31

  深入祖国西部地区演出交流采风不断,在多元碰撞中促进文化的繁荣兴盛

  文化西行,远至西方,近及西部。上海交响乐团今夏完成了在欧洲顶尖夏季音乐节的巡演,上海昆剧院《白蛇传·雷峰塔》吸引希腊观众提前两小时排队观看;上海芭蕾舞团上个月中旬刚从荷兰和比利时归来……与此同时,在新疆、宁夏、陕西、四川,在中国广阔的西部地区,也正留下上海文艺院团的足迹。

  目前,越来越多的上海文艺院团正着手规划下一步文化西行的计划,深入基层,扎根人民,满足西部观众的精神文化需求,同时在东西交流、多元碰撞中促进文化的繁荣兴盛。上海歌舞团团长陈飞华说:“十九大报告指出,我们要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在广阔的中西部地区,在劳动人民的日常生活之中,有许许多多文艺创作的宝藏。我们要深入挖掘,努力传播,让人们看到这个国家的美好梦想和这个时代的正能量。”

  将“上海经验”带到西部去

  在“北上广”,观众时常能看到上海戏曲院团的精彩演出,如今,他们正在有目的有计划地向更辽阔的中西部地区辐射。今年8月,由上海戏曲艺术中心牵头的西行之旅可谓声势浩大,尚长荣、蔡正仁、谷好好、茅善玉、史依弘、王佩瑜等艺术家都加入了西行的行列,在宁夏、陕西、内蒙古长达5000公里的行程中,名角儿们不辞辛劳轮番登场,精彩一路不断。当然,上海艺术家带去的不仅仅是几场慰问演出,更在这个过程中努力增进沪宁陕蒙不同剧种之间的切磋交流。正如西安秦腔剧院易俗社社长惠敏莉所说,不同剧种间的亲密接触很好地拓展了大家的视野,戏曲传承与创新的“上海经验”带来诸多启发。

  走进西部并不比走向西方来得容易,上海芭蕾舞团今年7月的喀什之行就克服了重重困难。对于豪华版《天鹅湖》这样的大戏,最重大的困难是灯光舞美设备的长距离运输和演出场地的局限。为了让新疆观众看到“最美的《天鹅湖》”,先头部队事先勘察场地,舞美团队从上海备齐了所有灯光设备去现场安装;喀什噶尔影剧院后台区域空间不足,他们提前搭建临时帐篷供演员们化妆和换服装。为了8月的海外巡演,演出服7月初就装箱离沪,为此上芭还为喀什的演出另制了全新的服装和布景。噶尔影剧院舞台不够大,但群舞演员一个也不减,“天鹅海洋”让喀什观众频频惊叹。一位年过半百的观众说:“这是我第一次现场观看芭蕾演出,谢谢上海芭蕾舞团将世界级的演出带到喀什,带到我们的家门口。”

  近年来,上海芭蕾舞团赴西部演出的脚步从未停止,仅今年《白毛女》的巡演就去了宁夏、四川、重庆多地。每去一个地方,上芭都会与当地歌舞团交流。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说:“西部地区许多地方没有自己的芭蕾舞团,但当地同行都很喜欢芭蕾舞,我们希望循序渐进地走进去,带去更多当代作品和当代理念,同时进行更多创作和人才培养方面的深入交流,这是上海文艺院团的责任。”

  西部需要输入高雅文艺演出,也需要输入更优质的艺术教育资源。启动于上海的“中国艺术拓展计划”(AEP-CHINA)在东部沿海城市转了一圈之后,于今年9月抵达“西进”第一站乌鲁木齐。上海交响乐团的乐手们以公开课和工作坊等不同的形式,将国际化的教育理念带到乌鲁木齐,激发当地年轻人的艺术创造力。上交乐手与新疆艺术学院师生联袂登台,用西洋乐器演奏十二木卡姆主题变奏曲。民族的色彩、世界的语言,激发出新的创造力。未来,“中国艺术拓展计划”还将继续去往成都、昆明、西安等西部城市,搭建更多的桥梁,播撒更多高雅艺术的种子。

  西行路上,文艺院团不仅带去包括创作、演出、人才培养和艺术管理经验在内的“上海经验”,在东西文化的交流碰撞中,新的经验也在生成和完善。

  去广阔天地寻找创作源泉

  上海文艺院团的西部之行,演出、交流、采风往往融为一体,有给予,更有收获。今夏跟随上海戏曲艺术中心的大部队去往广袤的大西北,评弹名家高博文不仅将属于江南水乡的戏曲艺术带到了大西北,还亲身感受了当地的民俗与生活,并学习了当地戏曲同行的经验。他说:“让来自江南的艺术家‘吹一吹’塞上的风,走进生活,扎进生活,才能创作出接地气、有说服力的作品。”在银川,沪剧名家茅善玉登台唱起《敦煌女儿·守望理想》,带着“西部基因”的作品让许多第一次接触到沪剧的观众倍感亲切。茅善玉表示,在大西北,她不仅收获了海派戏曲的知音,更在一系列走访和采风的过程中拓宽了眼界与创作理念。

  上海民族乐团已连续三年深入新疆、云南和西藏采风。从2015年的音乐会《咱们新疆好地方》到2016年的音乐会《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再到今年10月刚刚上演的音乐会《天域神韵》,采风的成果转化成一部部有感而发的新作,成为打动观众的动人音符。

  除了走出去,也要引进来。近年来,上海文艺界西行路上结交的少数民族音乐家,也先后被请到上海与乐团同台演出。新疆乐手们演奏的艾捷克、弹布尔和热瓦甫让观众仿佛随时要跳起舞来,云南民歌手一开口便为都市人的耳朵带来大山的气息,藏族歌手、藏族学者和藏族作曲家则带来净化心灵的力量。上海民族乐团音乐总监王甫建说:“西部真的是音乐创作的源泉。我们应当从广阔的土地汲取养分,用艺术去表现我们民族的共性,创作出有大情怀和大底蕴的作品。”

  深入基层,扎根人民。在采风的过程中,“人民”总是最重要的创作目的和灵感来源。为了创作上海歌舞团下一部舞剧《芦花女》的剧本,青年编剧魏睿多次乘火车去湖南,在无边的芦苇丛中寻找芦花女的身影。因为曾在四川农村和村民们弹着吉他唱着歌度过的美好一夜,让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演员吴虎生难以忘怀,他将自己的编导处女作《难说再见》中一段双人舞配乐,从原先的交响曲改成了吉他曲。“这才是热恋的状态!”辛丽丽说,“去西部采风,就是去真实地踩在那片土地上,去了解不同的人的生活状态,让你的创作和表演都能真实地表现一些人的心声,展现生活中的真善美。”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