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会场上,代表委员热议——自贸试验区改革攻坚如何突破

来源:解放日报    更新时间:2016-3-7 9:39:03

  “上海要坚持以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为突破口,全力深化改革攻坚。”习近平总书记5日在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指出,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核心任务是制度创新。

  今年,恰是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3年,上海要在成立3周年之际交出一份答卷。总书记对自贸试验区的新要求和期望,引发代表委员热议:自贸区如何加快改革攻坚,让企业享受到改革成果?如何加快制度创新,并做好风险防范?

  推进自贸区内

  货贸制度创新

  “上海自贸区所起到的作用,已超过我们原来的想象”,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会科学院院长王战表示,“如今,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的要求更加聚焦,一个是要以自贸区作为突破口来推进供给侧改革,另一个就是建设科创中心。”

  王战注意到,总书记提出,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核心任务是制度创新。在王战看来,其中的重要一环就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上海自贸区将审批制改为登记注册制,就有几万家企业在自贸区登记注册。但审批取消后,接下来就有事中事后监管的问题,此外还涉及到企业的征信制度问题,如果这家企业信用很好,那么我们在监管方面,可以做一些差别性的处置。”

  王战坦言,这部分关于投资便利化、贸易便利化所涉及到的相关问题,需要中央部委与上海市政府一起协作,因为其中一些事权属于中央,一些事权属于上海,协作的过程并不容易,“这也就是为什么总书记要求我们有勇气、有锐气、有朝气”。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上海自贸试验区突破瓶颈、疏通堵点、激活全盘。在本次全国人代会上,王战带来了《关于推进上海自贸区货物贸易制度创新的建议》。他关注到,上海自贸区成立以来,在货物贸易领域推进了两个最核心的制度创新,即货物状态分类监管制度和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这是向建设开放度最高的自由贸易试验区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但实践至今企业的整体感受未完全达到预期”。

  结合王战的调研结果,他建议借鉴国际高标准自贸区协定关于贸易监管制度的最新发展趋势,从供应链贸易的角度,在全球维修、再制造产业贸易监管、商业样品免税入境、货物预先裁定等四个方面重点突破。

  (本报特派记者 洪俊杰)

  金融改革细则

  期盼加快落地

  “自贸试验区‘金改40条’已经发布,方案落地的脚步是否还能加快些?”说起上海自贸区的建设,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戌源有些着急。着急,是因为企业已经尝到了自贸区的甜头。

  自贸区最初设立时,上港集团面积占自贸区的1/4,是名副其实的主角。近水楼台先得月,去年,上港集团利用自贸区的金融改革举措,境外人民币融资超过180亿元,节省融资成本两三亿元。

  可是,让陈戌源有些疑惑的是,去年10月30日人民银行等七部门已经印发“金改40条”,但到目前为止这些方案还未完全落地。在陈戌源看来,金改40条的内容相当不错,方案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人民币跨境使用、金融服务业开放和建设面向国际的金融市场,但是由于前一段时间的股市波动,使得自贸区金融改革的步伐有些放缓。“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基础之上,我建议加快方案落地的脚步。”陈戌源这样说。

  在上海代表团小组审议时,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五矿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何文波介绍了央企“走出去”的经验。市领导插话说:“你们可以在自贸区设公司嘛,通过自贸区‘走出去’非常便捷。”会后,何文波向记者表示,五矿集团在自贸区已经设立了公司。接下去,五矿集团将研究考虑,要进一步用好自贸区的好政策,服务企业的全球化战略。

  “金融最大的问题是开放度要加强,目的是适应整个经济的对外开放。金改要为改革开放服务。”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行副行长许罗德说,自贸区的核心理念是先行先试。“金改40条”是自贸区金融改革领域的重要内容,下一步最重要是如何落实好“40条”,增强上海在全球金融资产配置的能力和金融资产的定价能力。

  (本报特派记者 陈抒怡)

  制度创新成果

  需要加快推广

  “自贸区是制度创新试验的最佳舞台,一批制度创新成果要加快推广。”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邵志清表示,现在改革难度最大的是事中事后监管,自贸区经过实践,让信用发挥作用,为“十三五”探索了监管新手段。

  “高水平的国际通行规则,都是信用经济。”邵志清介绍说,以前是通过行政审批管理,现在简政放权,如何做好事中事后监管?我们在自贸区内设立窗口、建平台,搭建了上海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今年我们要在全市16个区县建立子平台,实现上海全覆盖。全市的数据向子平台开放共享。子平台要支撑区县的创新应用,也吸纳区县的特色数据。”

  邵志清表示,习近平总书记要求自贸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我们希望通过自贸区的探索,和国际通行规则接轨,为企业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通过新型监管手段,把便利留给企业,释放社会的创造力和活力。”

  全国政协委员、长宁区副区长翁华建也提出,对自贸区政府简政放权的管理创新,应该加快推广,既可以让监管部门有效管住,又不至于把一些新产业束缚住。譬如,包括信用监管在内的事中事后监管方式,可以引导更多的企业爱惜自己的羽毛,让有限的监管力量更聚焦,实现放管结合,最终能管住。

  翁华建表示,自贸区探索两年多以来一直在思考,怎么让上海其他区县积极参与自贸区建设,甚至长三角的各类市场主体如何在自贸区平台上找到解决问题的路径。

  翁华建还建议,要加强自贸区与上海“四个中心”建设、科创中心的联动,用自贸区的探索推进解决实际问题。他提出,一个具体例子是,浦东机场的航时交易试点和国际中转的便利化探索,能否在虹桥机场推广实施?

  (本报特派记者 孟群舒 陈琼珂)

  改革要防风险

  更要大胆尝试

  “上海自贸区进行金融改革,却没有出现风险。关键在于我们做了以自由贸易账户为核心的跨境资金流动监测管理信息系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张新说,作为推进改革和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的试验田,自贸区肩负着金融改革创新的重任,防范风险必不可少。

  张新介绍,金融改革方面,上海的思路非常清晰,就是大力推进金融改革,同时把金融改革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紧密结合。在推进改革的时候,注意底线风险的防控。“正因有了自由贸易账户这个系统,在前期的股市波动中上海自贸区经受住了考验,没有成为热钱套利的管道和异常资金跨境流动的通道。”

  张新说,下一步要把系统做得更加充实,建立起跨行业、跨市场、跨品种、跨境的综合监测管理中心。“今后在全国都可以参照这个系统。”

  “上海金融改革,除了要为实体经济服务,更要为国家战略服务,在巩固货币的国际地位、金融市场的国际地位上作出贡献。”张新认为,金融改革的方向,一是要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二是要为巩固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和提升中国金融市场在国际金融格局中的地位提供支撑。这当中尤其需要对接“一带一路”战略,“一带一路”需要跨境金融服务提供保障,上海自贸区要在此方面先行先试。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行副行长许罗德说,金融很复杂,各类金融市场很多。金融效率互相影响,金融风险也互相传递,很难说孤立地进行改革,所以要有顶层设计。

  “自贸区的核心理念就是先行先试。”许罗德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代表团审议时指出,在有效防范风险情况下,要尽可能、最大限度地试。要通过自贸区,对现有机制完善、对现有制度做改革,这样改革才能更快推进。

  (本报特派记者 张骏 孟群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