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弥补大学时的遗憾,她毅然踏上了援滇支教之路

来源:文汇网    作者:周白尘    更新时间:2019/11/18 20:06:58

  大学时,我曾去祖国的西部旅游,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了那么美丽动人的风景,也感受到了那里生活环境的艰苦,更了解了孩子们求学的艰难。从那时起,去西部支教的愿望就在我心中生根、发芽。今年夏天,为了弥补大学时支教梦未成的遗憾,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报名去支教,用心、用情、用爱将“西部之梦”托起,希望能让青春之花绽放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2019年8月17日,我怀着忐忑又期待的心情坐上了飞往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飞机,看着机窗外,从平原的高楼大厦到高原山峰的连绵起伏,我离目的地也越来越近。18日,我终于抵达了所支教的德宏州梁河县遮岛镇。

  由于支教的九年一贯制学校在县城外,因此,工作日我们住在所支教的学校,休息日则住到了镇上的遮岛小学里。无论是哪个学校,他们都提供了一个温馨的宿舍,让在异乡的我们有了“家”的感觉,解决了生活上的后顾之忧。安顿好生活后,我们迅速地投入了工作之中。来到新建的九年一贯制学校,我们发现,那时离开学仅有一周不到的时间,可学校还在忙碌的施工中,这让我们为学校能否顺利开学而捏了一把汗。

  走进学校的宿舍楼,走廊里堆着其他学校所捐助的旧床铺框架,郑校长遗憾地告诉我们,这些好不容易从昆明拉来的旧床铺实在没有办法使用,只能暂时放着。宿舍里,能用上的床架子已经全搭好了,但只要轻轻地摇动一下,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这让我们为安全问题而忧心,虽然,新学期只有两个年级的学生入校,住宿的学生还不算多,可以先让孩子们全住在下铺,但如何解决宿舍床铺的问题,仍旧是个难题。

  开学前,学校派人将床铺加固、整修,降低了安全隐患。县里的领导们也很关心此事,多次前来视察宿舍情况,积极地想办法。如今,通过援滇干部与领导们的多方努力,上海水利集团已答应援助,正在落实这一项目。

  盼望着,盼望着,九年一贯制学校终于在8月26日这天迎来了新学期开学典礼暨落成仪式。在领导们的期许下,学校顺利地开学了。

  县上十分重视学校未来的发展,抽调了全县优秀的老师代表来任职,从清晨到深夜,从教室到食堂再到宿舍,我总能看见老师们在各处忙碌的身影。一年级的孩子年纪还小,一开始不适应住宿生活,哭闹时、想家时,老师们便成了他们的“父母”,给予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爱护。大家齐心协力、团结协作,平稳地度过了刚开学那段忙而不乱的日子。

WDCM上传图片

  在九年一贯制学校,我承担了一年级道德与法治课程的教学工作,为落实教体局领导所提出的“有余力的话,辐射全县”的要求,我还接下了遮岛小学及小厂中心小学的语文学科指导工作。

  作为一名青年教师,我深深地感到任务的艰巨,但我想,这也是对我的一次磨炼,迎难而上,尽己所能完成任务。经过前两周的上课、听课,我对学生的学情有了基本的认识,孩子们绝大多数没有接受过学前教育,几乎是“零基础”入学,这与我以往遇到的学生有非常大的区别,在授课时,我根据学情及时调整了授课的方式,选择更简单的、更贴近他们生活的方式进行教学,也付出了更多的耐心,多鼓励孩子们发言,多表扬孩子们点滴进步。

  9月12日,在九年一贯制学校执教了一年级语文《日月水火》的展示课上,我用图片导入,结合学生的已有认知,再引出四个生字,学生接受程度较高,课上的几个互动游戏学生也积极参与其中,在愉快的游戏中,学生们就已能够掌握这四个生字了。这种寓教于乐的教学方式,起到了良好的教学效果。这一个多月的工作有所成效,看到孩子们每天的进步,心里充满了成就感——这些努力,没有白费。

  刚来的时候,孩子们非常羞涩,课上也不愿与我互动,但我仍坚持在课上组织学生活动,鼓励他们开口说话,与同学、老师进行互动交流,这段日子以来,孩子们的语言能力进步非常大,从几乎一句都不会与我交流,到现在的基本交流没有问题,还会在课下与我聊天。记得有节道法课上,我向他们介绍了自己是从上海青浦来的支教教师,课后孩子们就把我团团围住,“周老师,那你下周还来吗?”“周老师,你什么时候走啊?”“周老师……”那一声声软糯的“周老师”,那每每相见时热情的招呼声,那份只想和你分享的纯真,什么欢乐趣事都想邀你参与的心情,触动着我心中柔软的部分。

  这一个多月的日子更是值得留念的,我至今都记得开学那天校园里洋溢的欢乐气氛;也记得自己挑灯夜战研读教材的夜晚;更记得第一次踏入小厂中心小学,看到那间150多人的大宿舍时,内心的震撼……感谢这些日子以来,关心我工作生活的伙伴们,感激在背后默默捐赠图书的朋友跟同仁,有了你们的支持,我有了更多前进的动力!

  支教,让我走进了西部教育的一线,了解了偏远地区教育的现状,认识到了那里教育教学工作的困难与艰辛,体味到了老师们的酸甜苦辣。支教,丰富了我的教育人生!

  心中有光,脚下就有了力量。凡心所向,素履所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